江左风流

抱花携酒,枕月放舟。
一醉浮生千岁矣,醒时为君系杨柳。

 


《不成匹》一个草率而毫无内容的废话repo(。
斗胆@天风环佩摇铃铛 

久候了!
拿到手里,分量很足的一本,从封面到内设无不暗含用心,感谢太太引我入墨应这个既毒又冷、刀戟森森的邪教(。
圣司在前,似最后回望孤坟,表情无悲无喜,坟前画卷依稀可见绿衣;正御在后,背身侧面,一朵雪白芙蓉开得正盛,却从中蜿蜒生出幽暗的巨大阴影,最终融入一片墨迹。
从封面已经能看出整本的杀人基调了啦!

-

瞎xx捋了一下时间轴,如果不对请太太温柔抽打(x:

单锋剑——绿衣捧砚——一春梦雨——(君子协议)——坟前杀——有所思——幻梦余

对应芙蓉开落便是:
花房紧锁——将开未开——之后便由盛而衰江河日下,乃至委顿尘土,无可收拾。
一春梦...

  7

【意绮】云中客 3.5



小段子番外们,突然爆肝,权当七夕小惊喜(不要脸的比正文还要长)
含凤座x冰王(不对),以及微量龙剑www

01
绮罗生是个画画的。
妖部冰楼之主于书画赏鉴上造诣颇深,因而书房中并无太多字画,唯有一卷凡间得来的工笔似乎很得他之青睐。画上一株清骨绝伦的白牡丹,花瓣盛放白似冰雪,渺如流云,芳蕊半含,宛如翡翠生烟,那本是冰王买来赠予战云女王,希冀她书房中添一点文雅的笔墨之气。凤座大人冷眉一抽,对着笑容温柔的冰王把肺腑之语往下咽了又咽,末了勉勉强强挤出微笑道:“这花云肌冰骨,吾看,还是更合衬你。文雅与我并无甚用处,我只要你。”
冰楼之主脸上一红,被媳妇撩得死去活来,从此再没说过类似的话——牡...

  25 2

【意绮】云中客 3

恭喜剑宿出场!
我可能是致力写成真·纯爱小故事了(捂头防止被点)

3

策梦侯嫌冷,自去书房里烤火翻书,对这方地界,他倒是很轻车熟路了。
绮罗生推门进来时,这人正凑在案前看那张未完的山鹤图,闻声抬头,先赞一声好:“这画好意境,只可惜……”绮罗生摆手,一旁坐了:“看以后如何补救吧,这画也不过是一时兴起,没什么可惜。”
策梦侯瞧他面色犹带倦意,不由打趣:“你救回来的是个什么?倒是难得看你这般上心。”
绮罗生翻个白眼,道:“我捡了只鸟,还就跟那画上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策梦侯“哎哟”一声,眨眨眼,翻手从书架摸把扇子,故作姿态地晃了晃:“那可是巧得很……志怪小说模范开篇了!瞧,你刚画了只鹤,便真个打天上掉了...

  15 7

【意绮】云中客 2

对不起剑宿还是没有戏份(蹲
讲道理,这文他人形出场的机会……可能比较少(再蹲

2

扰人酣梦,大抵是世上最惹恼恨之事,何况幽静雪夜如此?
眼下被拍门声震醒的策梦侯,不得不打软香温玉幄中出来,黑着脸开了门,却瞧见外头站着披风带雪的绮罗生。满肚子恼火一忽儿烟消云散,全成了不可思议。“绮罗生?这是怎么……”
绮罗生微带歉意道:“香尘姑娘可在家么,请她随我走一趟可好?”
策梦侯沉吟片刻,到底尊重友人私隐,更信任他之人品,也没问许多,点点头道:“她刚睡下未久,我去叫她。”
“怎么了?是碰上什么麻烦了么?”西边厢房的门闻声开了,走出来一个妙龄女郎,身上只披了件大裘,鬓发如云散落,面上粉黛不着,仍可见出艳美绰约风姿。绮罗生...

  12 9

【意绮】云中客 1



短篇,灰常恶俗。
毫无坑品,随便写写(抱头

1

雪落下来的时候,风从没封紧的窗隙中透进来,轻飘飘吹熄了案头的灯。
昏暗来得突然,白衣书生提着画笔的手只顿了那么一小会,笔端蘸的朱砂便悠悠坠下,他低头打量,只担心会坏了整张画。
纸上铺着几丛山石,半折寒溪,一只鹤影孤立在溪边,玄裳缟衣,画卷十分萧条冷落。那朱砂本是要染孤鹤的头冠的,经这一岔,纸面上多出不大不小一个红痕,好似美人面被一点恶痣破了相,恁地尴尬。
书生叹口气,也没了往下画的心思,索性掷了笔推门而去,扑面清寒气息卷着寂寂雪声,圆月似有若无隐在云里。
本不是个适合风花雪月的好天气,这人却显得兴致甚浓,微微一笑,自顾自道:“有月有雪,却缺一个听我弹琴,陪我喝...

  13 7

【repo】《思君十二时》(by 琳琅锦)

啊……是今天才想起来要写个repo的。
作为一个总是在私下嚎叫,发疯,鲜少把自己的看文感受正儿八经写出来的暗搓搓派读者,第一次写repo(或说是一些絮絮叨叨……),献给意绮以及喜欢的太太@饮水之冰 ,多多包涵(超害羞)

最喜欢的篇目是《少年游》,作为《满堂花醉》《比武招亲》背景的前文,之前追文时对于意绮二人被一笔带过的相知相爱,有过诸多乱七八糟的脑补(翘家王子落跑少爷、不打不相识之类的……),没想到真正是,这样恶俗又命中注定也似的一见钟情(?)XDDD
毕竟是在春日的长安,杏花吹满头的季节,异族的刀侠剑客足称陌上风流。落难一相逢,倾盖便如故,这是传...

  9 2

【意绮】我的老师二三事 其一

其一


取这么个十足小学生习作的标题并非我意,只是文思疏陋,实在也为这些流水账想不出更好的题目,写着玩罢了。


写这东西,本意是要记录一下这学期带我们西方美术史的新老师,意琦行。无他,但花痴尔。


这意教授,真名不晓得叫什么,总之他第一次上课在白板上挥毫而书写下的就是这三个汉字,书法遒劲飘逸,完全看不出是个老外的字。他约莫三十来岁,一头银发将将齐肩,两道剑眉也是银白的,据说是生来如此。此人高鼻梁薄嘴唇,皮肤极白,轮廓深刻,眼珠子剔蓝,衬着190起步的身高,完美的身材比例,站在讲台上写字的姿势也活像个走T台的世界男模。


他讲话却没什么外国人的...

  16 4

【晴博】雪夜小记(下)


在雪将要化尽了的时分,气温总是格外地冷。
博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便被浮于廊中的寒气所激,不留神地打了一个喷嚏,这才慢慢回过神来。
已渐天明时刻,天际是朦胧的灰色,糁着微薄的白与一点稀散的银亮——是明灭欲坠的星光。庭院中的薄雪大半消散了踪影,地面上残留些微露气的湿痕,才依稀看出昨晚的一场银白色幻梦。
“人生如朝露,去日常苦短……”
低沉婉丽的男子声音,从身后念颂着节奏悠扬起落的词句。
博雅慢慢支起身子,回头看见晴明早已衣冠齐整,分毫不乱,端坐着以折扇掩了嘴唇,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那扇子并非晴明往日常用的款式。扇骨上覆盖的是白纸,纸上墨绘着红梅花与黑白山水。*
其后的半张面容之优美尽是难以描画,阴阳师的声线亦是清...

  76 7

【晴博】雪夜小记(上)


*原作向,清水
*饿得头晕脑胀,以为手游火了就会有粮吃的我真是太天真了……含泪翻出陈年腿肉(。
*久远的文风练手作,渣慎

时节是霜月下旬。
夜间刚下过一场小雪,庭院中原本乱糟糟丛生着的草野、沙树与众多不知名的花草植物,都被薄雪覆盖了。目光所及之处,尽是一片白茫茫。
清静的月光从初霁的流云间纷纷落下,在雪地上反射出微亮的光芒。
“实在是……美丽的景色啊。”
窄廊上的小炉旁,源博雅握着酒杯,目光望着庭里的景象,嘴里喃喃地说。
“是啊。很美。”
面对着他黑衣的挚友轻轻地开口,阴阳师的嘴角隐约浮现起微笑。

此前博雅惯例来拜访晴明,却在将要离去时突逢降雪,只好滞留在晴明府上。因是无风的夜晚,虽然下了雪,却并不太冷。二人在屋...

  114 24

【意绮】雪夜笛(文言小短篇)


*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意绮(。就,感受一下??
*莫名其妙的视角。短,非常浅,非常白,原谅我是文盲(跪
*大过年的开这种脑洞是不是不太好……不管,结局是甜的是甜的!(`・ω・´)

余少时嗜酒,粗通音律,尝负剑江湖,过叫唤渊薮。天大雪,旦暮不霁。道不通,乃居山下酒垆。

垆旁栽一瘦梅树,枝不著花,数十有年矣。然枯枝被雪,中亦深趣。主人有清醴,名雪脯。余击盏再叹,问:“酒何来?”曰:“非吾也。有高人居青云巅,素好酒。尝遗吾以秘方,倩造之。”

迫暮雪歇,月出云天,忽闻吹笛声,不知所起,缈缈如天音。鞘剑振鸣不止。余惊立,复跌坐,问:“声何来?”曰:“适望日,是亦云外声。”

初有金铁森肃,霜雪杀眉;...

  12 2

© 江左风流 | Powered by LOFTER